当前位置:首页 > 赚钱教程 > 正文内容

与赚钱有关的日子(小说)

网赚号2年前 (2020-03-09)赚钱教程189

一、

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知道钱很重要。


小时候,我身边有一个大哥哥,他家开超市。


他给很多女孩糖果,那些女孩就跟他做爱。


光我知道的女孩,至少有40多个。


那时候我还没发育,不知道做爱意思。


等我回过味来时,花季雨季都过去了。


在我长大后,生活中的人,除了聊奶子,聊赚钱,似乎再没没聊过别的话题。


在我赚钱后,是摸了1000多个奶子。


摸奶子,快感稍纵即逝。


唯有赚钱,给我带来的快感,持续且长久。


活着,就是为了赚钱。


赚钱了,才知道活着啥滋味。


我去赚钱了。


开始什么赚钱,我做什么。


在我稍有点儿经济基础后,我对什么感兴趣做什么。


赚钱,就是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儿。


做自己感兴趣的事赚钱了,会形成良性循环。


这样,每天工作10个小时20个小时都不累。


赚钱有瘾,做爱没瘾。


一般而言,一个人过了30岁,似乎会对做爱失去兴趣。


更多的时候,都是抽着雪茄琢磨怎么赚钱


有人靠设计制度赚钱;


有人靠卖商业模式赚钱;


有人靠卖价值主张赚钱;


有人靠分蛋糕赚钱;


有人靠能力赚钱;


有人靠什么都不干赚钱。


我一天到晚都在看广告。


公司的人,一天到晚都在干活。


我在想什么,他们不知道。


他们在想什么,我都知道。


老板和员工之间是有阶层的。


既然有阶层,自然有信息差。


有多少财富,就有多少秘密。


秘密是什么?


只有我知道。


当第二个人知道了。


它就不再是秘密。

……


二、


我是一个很傻的人,谁赚钱,我100%复制谁。


对于赚钱,我的理解是先僵化,后优化,再固化。


说白了,一开始是100%复制一个人。


2016年,100%复制一个人,赚了100多万。


2017年,在复制他的基础上,做了一个优化,年收入超过200多万。


2018年,在优化的基础上,做了一个固化小程序,年收入超过300多万。


对于赚钱,有时除了粘贴复制,除了优化杂交,除了固化循环,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
妹妹大学毕业,找不到工作。我让她100%复制一个人,小半年,她搞了70多万。


70多万的真金白银,摆在她的面前,她哭了,她说她自己读了那么多年书,连工作都找不到,受到了奇耻大辱。现在赚钱了,没想到赚钱怎么简单。


赚钱简单吗?


为了复制一个人。


她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好几个月都没下楼。


现在她微博上有32万粉,抖音上有17万粉,公众号上有27万粉,27枚个人微信装了10万多人。


说不上财富自由,也算小有成就。


赚钱就是100%复制一个人。


赚钱,就是循环先僵化,后优化,再固化。


赚钱,就是除了干活,不要说话。


我干活的时候,戴上耳机,单曲循环《天地孤影任我行(wangzhuanhao.cn)),可以一天不说话。


一说话,幸福便稀释了。


以前,读书时,我喜欢一个人,她天天找我玩。


我以为她喜欢我,我表白了。


此后,她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。


花开如火,也如寂寞。多少无关紧要的小故事都成了遥远的传说。


我在下雨的南京,拿着生锈的钥匙,敲打着沉重的墙。


大雨一直下,一直下,哗啦啦哗啦啦。


3600元,微信上,叫了一个模特。


她穿过夜色,来我家。背对着我,脱下淋湿的衣服。


我看见外面,两只喜鹊在打架。


我脱了裤子,冲进这夜色。

……


三、


我是一个同性恋。


我对女人毫无兴趣。


我从南京跑到北京。


不是北京比南京更妩媚。


是我在北京,没一个人认识我。


我在石景山西井二区买了一套房子。


平时我很少出去,大多数时候,我都在家做项目。


做项目疲倦了,看看王家卫的电影,郭敬明的小说。


以前,我喜欢过郭敬明。


做梦都想插他屁眼。


直到有天,我在西单遇到一个卖鱼的小伙子,才知道什么叫爱情。


他是不是同性恋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爱上一个人,会把这事儿烂在心底。


爱情这玩意儿,还是在网络上找比较靠谱。


不过为了能健康活着,我还是放弃了爱情。有天,我被一个网友插了屁眼,得了痔疮。难受了好几天。


再说,我还怕得艾滋。


现在好多人的屁眼都不干净。


为了逃避现实,我想过自杀,想过出家。


最后不过是辞掉了工作,踏踏实实做项目。


我主要做塔罗牌、占星、两性咨询。


我所有的流量都来源于微博,公众号,喜马拉雅fm。


我做流量,不过是循环35系统而已。


微博上每天关注50个同行,把他们的文章做成音频上传到喜马拉雅;


公众号上每天关注50个同行,把他们的东西复制到微博上。


喜马拉雅每天关注50个同行,把他们的东西复制到朋友圈。


生活不过是一场又一场地复制,不管我喜欢不喜欢,为了生活,我还是拾起了落满灰的键盘。


我想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。

我的脚趾正好十个。

我的手指正好十个。

我生下来时哭几声。

我死去时别人又哭。

我不声不响的。

带来自己这个包袱。


尽管我不喜爱自己。


但我还是悄悄打开。

文: 阿国网络随笔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涨粉网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wangzhuanhao.cn/post/3312.html

分享给朋友: